最新网址kosj.cn

【远去的金鱼】【作者:不祥】

时间:2019-06-10


  因为你画的两条金鱼,她在你的身上看到父亲的影子,然后她用了一年时间来证明,你给她的就是父爱,没有杂质,唯一的遗憾的是你没有打她一顿……唐朝接到陆晓晨的电话,他走出画室,李雨正在看一部叫《偷心》的电影,他跟李雨说要出去一下,李雨取下耳机说,晚饭之前回啊。他笑说,那当然,继续《偷心》……陆晓晨家里的摆设还是以前那样,小客厅里依然没有沙发,四壁贴满了她的画,无一例外的都是金鱼。她说过她学画只是想画金鱼,因为她喜欢金鱼。

  很多时候陆晓晨像个谜语,分明看得见谜底,可如果要猜,却常常是错的。他问,啥事啊,还人命关天的了她大大咧咧地跟唐朝说,带我去女子医院,我昨天去了一趟,可人家说不成,得让当事人签字……唐朝乐了,还当事人她坐在那里数着手指,从一数到十,然后又数了一遍,然后才抬起头看他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这下,他的心像是被揪了一下,他说,到底怎么了她一咬牙说,我怀孕了。

  他的脸色一下就铁青了。她说,对不起,麻烦你了。他猛地站起来,像演话剧似的,向前走了一步,手指着她,似有千言万语,只是急切切地说,你……你她也站了起来,把脸伸到他面前说,你打我一顿吧,打我吧他的手扬起来了,可心忽然软了,手跟着也软绵绵地放了下来,不过眼睛依然瞪着,大眼瞪小眼。

  忽然,她的眼泪涌了出来,楚楚可怜地挂了一脸,他伸手去抹,越抹越多,她抓住他的手,热烈地哭了。她说,那你抱抱我吧迟疑了一下,他揽过她,任她哭湿了他的肩,后来她抬起来头看他,他闭着双眼。像是巫师祈雨一样的。就那样抱了一会儿,他松开她。

  她说,是这样的……他要她什么也别说,他会签字的。她又跳了起来,拍着手说,你真好。

  都还想说点什么,可像让什么堵了嘴巴,于是默默地坐了一个小时,天暗了下来,他回家。

  唐朝一进家门,西西就扑进他的怀里,像平时那样,他把小姑娘举了起来,可这次他没能举过头顶。西西不依,于是他再举,也没能举起来。李雨说,爸爸累啦。又说,西西你都上一年级啦,个子大啦,爸爸抱不动啦。

  西西从妈妈手中接过新买的《小王子》,要他接着讲,说是讲,其实就是念:第一天晚上我就睡在这远离人间烟火的大沙漠上。我比大海中伏在小木排上的遇难者还要孤独得多。而在第二天拂晓,当一个奇怪的小声音叫醒我的时候,你们可以想象我当时是多么吃惊。这小小的声音说道:“请你给我画一只羊,好吗?”

  唐朝停了下来,想起了陆晓晨,那时她也是小小的声音:“请你给我画两条金鱼好吗?”

  那时他就站在她的旁边,那是一堂习作课。她把一块不大的宣纸挪了一下,他接过她手中的画笔,没用一分钟,两条金鱼跃然纸上。她咬着嘴唇,那刻眼睛里变幻万千,有点想哭的样子。这一幕让他印象深刻,其实,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她只是在文化馆办的绘画班学习了三个月,结业的那天她跟在他后面,准确无误地说,我喜欢你。

  他笑说,欢迎喜欢,然后挥手再见。在他看来,喜欢不过表示不讨厌罢了,常常有女子这样跟他说。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她会约他去青桥巷,只她一个人住,她说爸爸去世了,妈妈和后来的爸爸去了南方。她把本本放在膝盖上,要他看一些画面和一些声音,都是有关他的,并且按时间顺序编排好了。她用手机偷偷拍录的。

  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说,你这是干什么呢?她说,因为我喜欢你呀。他说,那又是为什么呢?她说,什么为什么啊从那刻起,他就有些不安。他说了很多道理,她不管不顾,像一支飞行的响箭,就是喜欢。

  她说,你开始初吻时,我还在吃棒棒糖呢。他不做声,她又说,有什么关系呢,都是甜的呀,说完笑得花枝乱颤。她叫他小爸爸……事情常常很有戏剧性,在女子医院并没有谁让唐朝签字,陆晓晨闪身进了一个房间,他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没多大一会儿,她就出来了,迈着细碎步子,他赶紧上前扶了她,她也就挽了他的胳膊。

  刚到楼梯口,他看见了李雨的妹妹,两人都有些惊愕,不过,他并没有摆脱陆晓晨的手。两个人都张了张嘴巴,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然后擦身而过。

  陆晓晨感觉到了他胳膊的颤抖,问那女的是谁。他说,一个熟人。她咬了一下嘴唇说,不要紧吧?他说,能有什么事呢!可语气却弱弱的。她说,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来解释。他笑着摆摆手说,会有什么事呢。

  唐朝刚进家门,就感到了气氛不对劲,不过,李雨并没有发作,而是等西西睡着之后,这才像是一只发疯了的狮子,低沉地咆哮,要他老实交待今天上医院干啥去了。他平静地说,陪人看病。李雨问啥病?他说,一个姑娘意外怀孕了,不关我的事。李雨说,那关谁的事?他说,不知道。李雨说,那么你是做好人好事?他说,本来就是,那女子父亲不在了,母亲也不在身边。李雨问,她是谁?我们一起问她!他说,我现在不能跟你说,那姑娘需要休息李雨甩手给他一个耳光,这一耳光让他勃然大怒,站起来想发作,这时,卧室的门响了,西西站在门口,惊恐地看着他们。

  于是,他们都换了一副面孔,说没事的,一起去哄西西睡觉。

  那天晚上,他们没有继续吵架,可李雨锁上了卧室的门,那是一个不眠之夜,她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向日葵的样子,那是唐朝喜欢的,甚至还跟她抒情说,她是太阳,有生之年,能转动脖子时就要看着她,就想看着她,她感动了那么久,可现在却是一个讽刺。她想起了昨天看的《偷心》,故事中的两对情人本相安无事,却由于一对的男方搭上另一对的女方,而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激情、欲望、放纵和背叛,四个男女的爱情故事在镜头前被慢慢放大……那个专写讣告的小说家,最后宣告爱情死了……唐朝提了一罐鸡汤去青桥巷,陆晓晨不在家,打她的手机,她说在上班呢,说没什么事的。他骂她不要命了,骂完了说把鸡汤放在她家门口。

  午饭时间,唐朝回家,李雨坐在沙发上。李雨说,离婚吧。他凶狠地看着她说,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说了,那不关我的事!李雨说,你真让人恶心。他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李雨说,我已经明白了,没有人比你更可耻,敢作不敢当啊唐朝再一次被激怒了,铁青着脸,像是演话剧似的,手指着李雨,你……你!真是不可理喻。李雨冷笑说,你就别演戏了,你如果不说那女的是谁,等西西放学了,我要跟她说她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句话显然具有很强的杀伤力,唐朝像是被突然抽了筋,身体晃了一下,抱着头颓然地坐了下来,他求李雨先别这样做,给他一个星期时间。

  李雨同意了,但警告说别动什么歪心思,别以为可以拖下去。如果到时候不交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他自作自受……这样,他们在女儿西西面前,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甚至还有说有笑的,可是西西发现爸爸晚上睡在客房里。西西问妈妈,为什么呀?妈妈说,爸爸想清静清静。西西觉得很不正常,到楼下散步时,忽然把爸爸妈妈的手牵在一起,然后,把妈妈的手交到爸爸手里,他们都想松开,可西西就那样捏着,捏着……他们明白已经让孩子担心了。他看着李雨,李雨看着别处……陆晓晨看着一脸疲惫的唐朝问,李阿姨是不是生气了啊?他吃惊地看着她,岔开话题说,你为什么要画两条金鱼?她说,你认为呢。他说,也许你是在画一种符号,这种符号对你很重要,也许你失去过,于是你不停地画画,你想要找到那个。

  她看着他说,是啊,我已经找到了,金鱼就是你啊,小爸爸。

  他一头雾水地说,你回头要好好恋爱,别犯傻。她说,怎么弄得像遗言似的?他笑说,要出趟远门。她说,因为我吗?他咧嘴笑了说,又犯傻了不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唐朝想到了这个,可是事情突然又发生了变化。

  晚上回家,他发现李雨站在门口,像以前那样伸手接他的包,唯一不同的是这回有些扭捏,他不知道她这是哪一出,愣在那里。

  李雨煲了他爱喝的鱼汤,不时给他添,脸上红扑扑的,他看她一眼,她看一眼,软软的目光。

  吃完饭,西西去写作业了。李雨拿出两条金鱼的画,他立刻明白陆晓晨来过了。李雨说,这女人一生气就容易说错话。

  李雨说,可是你知道这姑娘为什么要画金鱼吗?他说,喜欢呗。李雨说,那你知道这姑娘上医院干吗?他说,能干嘛李雨说,亏人家叫你小爸爸……原来,陆晓晨小时候她爸给她画过一条金鱼,她贴在墙上。后来她爸和别人好上了,和她妈离了婚。她妈气极败坏,把家里所有她爸的东西都弄碎弄乱了,包括墙上那张金鱼。她妈不许她爸和她见面,把她当成了武器,就是让她爸难过。她爸偷偷地跑到学校来看她,她让爸爸画金鱼,也画了,一大一小的两条。

  她想爸爸时看一眼然后再藏好,结果还是让妈妈发现了,又被撕碎。然后,她妈带着她远嫁到这个城市,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爸爸,因为,她爸意外地去世了。她说,这个世界欠她一个爸爸……晓晨说,因为你画的两条金鱼,她在你的身上看到父亲的影子,然后她用了一年时间来证明,你给她的就是父爱,没有杂质,唯一的遗憾是,她说她怀孕了时,你没有向她想象中那样揍她一顿,可是扶着她走出医院,遇到熟人也不撒手不管,已经足够了。其实,她只是去看普通妇科而已。

  这很意外,唐朝说,那么我还可耻吗?李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说,我这两天用了一种护手霜,效果还挺好的……唐朝牵过来,抚了一下说,就像左手摸右手。李雨说,你可真讨厌……回过头,看见西西正用手指刮自己的脸说,你们羞不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