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kosj.cn

桃花劫

时间:2019-06-10

琳儿的那身比基尼还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而那晚的那种刺激在思念中发酵,让人有些害怕却又飘飘欲仙。尽管我是多么期待着周末的来临,这样我又可以和我的琳儿缠绵了。可我顾不得那么多的情愫,因为我还有个难缠的问题要应付——这周,佩儿要交的论文。
  「都周五了,今天是交论文的最后一天了,你是不是耍我啊?」
  一个陌生的电话传来了可怕的声音。
  「你是……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居然是佩儿。
  「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论文,今后麻烦会自动找上门来的。」
  佩儿根本不理会我的质问,直接来了个下马威。
  「我正要让阿辉给你送去,你现在在哪?」
  我说道。其实,我早就把论文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给她,没想到她现在自己直接找上门来了。
  「我在后街,你出了大门沿着马路走,就在XX公寓楼最上面一层。」
  挂断了。妈的,谁叫我惹上这样的女人呢,自认倒霉吧!
  后街,是学校后门一段没有开发的地段,很多便宜货、假货都在那里销售,专门供给那些虚荣的女孩子。而且那里的房子都是一两层的红砖房,本地居民住家改的商铺和小旅馆,居然还会有公寓。
  我还没有唏嘘完,就在后街中找到了XX公寓,一栋破烂的三层建筑,不到一米宽的楼梯前「豪华」的挂着《XX公寓》四个大字。我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上吧!进去后我才发现,这里其实没有想象中的糟糕,而且住的都是学校的大学生,东西摆放都很文明,有的木门上还写着「考研复习,勿扰」。
  但这样幽静的环境随着我的步伐被一阵不协调的声音破坏了,是女人刻意而放荡的呻吟声,其中夹杂的喃喃细语一听就知道是佩儿。我正犹豫着是不是要等会再上来,不远处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门扉飞快的展开,就像被歹徒一脚踹开一样。
  「宝贝,到外面来了,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啊?妈的,第一次在房间外面做,你真是个荡妇。我插!插死你……」
  一个男生显得很吃力,一扭一扭的从洞开的门口走了出来。
  佩儿的身体是褐色的,那是一双长期跑步的大腿带给我的第一感觉。而这双光洁浑圆、充满力量的大腿现在正死死地扣在一个男人的腰上,有弹性的臀部像一颗橡胶球在玻璃上弹动一样,飞快的上上下下,黝黑的发丝在空中甩动,佩儿的双手从男人的脖颈处松开,在空中挥舞着,像是一个巫师在召唤邪恶的武士。
  那男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几米开外的我正盯着他环抱的尤物在不停地吞口水,他趁两人身体拉开空隙,用那只干瘦的大手扫过晃荡的樱桃,勾向佩儿古铜色的颈部。男人轻狂地抚弄着佩儿的下巴、嘴唇,用那干涩的舌头在佩儿鲜美的香唇上温柔地吻了十多下,又痛吻下去,两人的双唇如同浇铸在一起。
  不老实的双手再一次回到了佩儿诱人的臀部,腰肢拱了起来,开来准备举弓射箭了。男人紧紧握住两瓣臀肉,但那双干瘦的手连一半都无法包裹,随着佩儿身体重重的落下,两人的呻吟声慢慢变化了起来。
  我本来只是来送论文的,结果一到这里就碰到这样的事情,一下子倒不知所措,心中只是想着:「阿辉那小子说得不错,佩儿真的不一般。『「说,说你好舒服,说你受不了了。快……快,说了,我就给你……」
  男人气息早已乱了分寸,正无力的呼喊着,更像是对佩儿的一种祈求。
  「我舒服吗?不,我从来都没有过。」
  佩儿不停地摇着悬在半空中的头,有些气喘,压抑的说道。
  「你看得舒服吗?」
  那双尖利的眼睛随着佩儿褐色的手指落在了我的身上,原来她发现我了。
  「什么?」
  那男人也一扭头,大吃一惊,佩儿趁机重重的落下。
  「啊~~我的腰啊!」
  男人受到惊吓,猝不及防,重重的跌在地上。软弱般的蠕虫从温柔乡中滑出,弱弱的喷射着精华,却被一个透明的袋子套住。
  「我问你看得舒不舒服?」
  佩儿从跌落的男人身上爬了起来,一丝不挂的指着我问道。
  「没什么感觉。」
  我觉得这样直接盯着她的裸体有些不礼貌,于是眼神四处游荡,装作老手的样子回答道。
  「不是问你,是问他。」
  佩儿手指微微向下,声音虽然在大战过后有些不平稳,却直接穿透了我的防御。因为她正指着我那顶得高高的、热得已经失去知觉的小帐篷。
  「我只是来给你送论文的。」
  我羞愧难当,挥了挥手中的几张纸,无颜的扭过头去,辩解道。
  「哈哈!好吧,不为难你了。你等下,我穿衣服。」
  佩儿很甜的笑了。她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跨了过去,而那男人还在揉着他那老腰。不一会,佩儿穿着一件褐色的针织背心和一条没有多长的牛仔裙出来了。出门的时候,她还不忘狠狠地在那男人的腰上踹上一脚。
  「他看起来真老,是你什么人?」
  我好奇地问道,低头望向佩儿,却不慎看到了密密的针织衫在阳光下无法遮掩住的两粒小糖果,还没有歇气的老二又在跃跃欲试了。
  「你还真爱管闲事。好吧,他是我男友,听人说他成绩特别好,可是他准备要考研,没办法帮我写那论文,所以我现在就甩了他。至于你说他看起来老,是因为他已经在这里考了两年了,还是没有考上,所以才变成这样的。」
  佩儿有些自豪的说道。
  「哦,那看来你是故意在这样时候叫我来的吧?你知道他经常坐着学习,腰不好,所以你特意让他在我面前好好的被你羞辱一次,是不是?」
  我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你真聪明。真不愧是我的下一任男友。所以,就算被你占了便宜,我也无所谓。」
  佩儿掩着嘴巴得意的笑了。
  「我可不想做你的男朋友。我来学校是学习的,根本不想谈恋爱,你不要毁人清白。」
  我听她这么一说,心中还真有些怕了。这个女人为了自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当她不要你的时候,我估计就会比那个男人的老腰还惨。何况,我父亲的誓言还在那里作祟,这怎么会不吓人呢?
  「从你答应帮我写论文,我们就开始了啊!我准备大三将毕业论文写完,可是我自己是搞不定的,这个你知道,所以你当定我的男友了。嗯……大四安心找个小白脸供养我。当然,如果你愿意供养我,那我们依然还是情侣。」
  这些话真的有些无耻,可是从佩儿嘴里说出来却如此振振有词。
  「抱歉,真的帮不了你。如果你要硬来,我就只好退学了。」
  我不想解释过多,只觉得有些霉运。
  「每个人都有难处的,放心,我不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不做我男友也可以,但你还是要帮我完成论文。你不要小瞧了人,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你对我好,我自然会报答你的。对了,我发给你的那张图片够不够诱惑啊?」
  说完,佩儿笑着走入后街的深处,估计她是住在那里。
  真是人生多险途,就一下子的事情,没想到居然发展成了这样。看来佩儿接近阿辉、逼我写论文,都是她计划好了的,只是没想到佩儿并没有为难我,但她还是坚持要我帮她写论文。以后和这个女人见面的机会就会多了起来,还是小心为妙。
  在一连串令人悲催的事故后,我沮丧的在跑道上练习加速,直到筋疲力尽才回到寝室。对我来说,这是落寞的一晚,可对于室友来说,周五晚的即兴节目又要上演了,真是悲催的大学生活。
  虽然秦峰以前有女友,但自从他宅在寝室后,一直都是靠双手打天下的。而阿辉一直都觉得自己比秦峰身体强壮,那种能力肯定也比较强,所以他们相约周五晚来一场「射远」比赛。他们看我在旁边不高兴,居然也邀请我参加。这么变态的游戏,真他妈只有这两个变态的家伙才每周玩得乐滋滋的。我断然拒绝了。
  于是,一部计算机,屏幕里正播放着最新的伦理动作片;两个男人,并排站在一条线后。由于阿辉个子不高,所以他站在三本书上。接下来,自然是蓄力,也就是撸管,一高一瘦,一矮一胖,不停地吸着气,疯狂地撸动着手臂……
  最后,自然是在忍无可忍、避无可避的情况下,飙出那决定胜负的子弹。可惜,每次都是秦峰赢。他这小子虽然经常撸管,量很少,可是就是有射程。阿辉一直觉得是秦峰的小弟比自己的瘦些、短些,所以才有更好的冲击力,还有后坐力。
  说实话,他们还不算是特别变态的。体育学院的人,每天就是锻炼身体,除了自己的本职专业,就是在外面到处挑事,不是打架斗殴,就是到处泡妹妹、看场子。女生呢?很少!但佩儿算是一个极品代表了。唉,可惜自己也是体育学院的,不能这样诋毁自己。
  可是这次,看到阿辉输了,居然找借口,还兴奋莫名的唱着歌在那里收拾东西。我摇了摇头,心中不免大叹:「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上周还像死鱼一样的阿辉,现在是生龙活虎了;而上周还意气风发的我,现在却如同一个傀儡。『「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这可不像你啊!」
  但看着阿辉高兴,我心中不爽,想来打击打击头脑简单的他。
  「你还记得上次你给我支招吗?」
  看着他兴奋的表情,我真不想告诉他那是在刻意讽刺他,但还是摇了摇头。
  「就是你让我选修选女生多的课程嘛!这学期我特意报了一门艺术鉴赏,因为女生特多,而且各个都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这一身鲁莽得像番薯一样的身材还真不能同艺术挂钩,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就这事情就把你高兴成这样了?」
  我懒懒的说道。
  「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天使般的女孩走进了教室,我只一眼,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当时脑海里什么都是空的,前所未有的感觉。」
  他比划着当时候的场景,说得绘声绘色,看来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是被艺术给鉴赏了。
  「我花了两节课的时间,才鼓起勇气在下课后跑去搭讪。」
  他的动作实在令人有些作呕。
  「这真不是你直来直往的性格啊!」
  我有意讽刺他。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但说真的,我这一次是认真的。我刚刚都和秦峰说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比赛,不管输赢,我都不会再撸管了。因为我决定,我的下一发子弹,要洞穿那女孩的心房。幸运的是,那个女孩人真好,她还和我聊了一会,我还知道她没有男朋友。你说,我该不该兴奋啊?」
  只见他在旁边手舞足蹈。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男朋友啊?」
  看他吹牛,实在看不下去。
  「因为她朋友在旁边说『又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就知道她肯定名花待主,只是追求者可能很多。」
  我在旁边一个劲的晕乎,原来他是这样知道的,还乐得他到处找人说他自己是癞蛤蟆,也不知道羞耻。算了算了,他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诶,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啊?就是佩儿那件事。」
  只见他看着疑惑的我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吃了一惊,随后怒目圆睁,看着他那副卖友求荣的相。
  「啊,她昨天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单身,我当然实话实说:」
  是啦……
  『你、你先别揍我,听我说完。我又说:「他不可能找女友的,他家里人不准,你要硬来,他会被退学的。』你看,这不是帮你圆得实在。」
  阿辉理亏,高大的身子一下就瘪了下去。
  「你还告诉她退学的事?真是……真是枉费我帮你当朋友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其实那时候告诉寝室的人也是设想不周全,现在出篓子了,被那个佩儿知道这事,我的底牌一下子就曝光了。
  「好了,不说那些扫兴的事情了。来,再帮哥们出个主意,下一步我要怎么做?我可是不追到那小妞誓不罢休的。」
  他一副阴阳脸的过来讨好我。
  可惜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气愤,又不能狠狠揍这个小子一顿解气,只好敷衍他说:「既然你这次真的这么认真,那你就应该按套路来,一步步争取。比如可以先送花,然后牵手,上三垒……对了,如果对方是极品,你还要注意你的尺寸别人吃不吃得消。就这么多了。」
  「你别听小严胡说,他又没有找过女友,不够权威。来,大哥给你支招。其实,找女友,最主要的就是契机,气氛对了,一切都水到渠成。」
  秦峰也娓娓道来。
  「峰哥说得对,但是我怕太仓促了,反而不好,还是先一步步的来。耶!」
  看着阿辉远去的背影,心中无限感叹,真是傻人有傻福。
  噩梦般的周五终于过去了,今天又是周末,下午该去音乐学院练钢琴了。一想起今天又能接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又可以和琳儿好好温存,心情真是大好。
  而寝室的人只知道我下午去练习跨栏节奏了,所以上午在体育馆练耐力的时候就一直心不在焉,结果被加罚了几组训练,害我下午居然迟到了很久。
  星期六音乐学院里一个学生也没有,只剩下器乐室传出的钢琴的节奏在四处走动,我知道那是琳儿在那里呼唤我。
  我悄悄的走进器乐室,我的琳儿正穿着一件蓝色的无袖过膝裙坐在钢琴前,在黑色钢琴的映衬下很是闪亮。但钢琴的一旁还有一抹艳丽的红色,娇艳欲滴,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束玫瑰花。
  「怎么?你迟到了,还不高兴啊?」
  琳儿笑着看着略有些疑惑的我。
  「不是,只是觉得这里怎么有玫瑰花,莫非是你送给我的?」
  我说道。
  「才不是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女友我的魅力可是相当大的哟,偶尔收上一两束花是很正常的事情啊!莫非你希望你女友没有一点魅力啊?」
  琳儿装作委屈的说道。
  「不是,我只是觉得送花送到这里来了,这人还真是有心啊!」
  我拿过那束花,看到上面的名牌上写着「偶遇是一种缘份,相爱是一种契机」。
  「你担心我被人拐跑了,还是移情别恋啊?好了,别想多了,先练好这首曲子,你还是我心中最有魅力的王子。」
  琳儿起身将我按下。
  可是我的心始终放不下,一下午都没有把那首曲子练好。坐在旁边的苏琳嘟着嘴巴,瞇着眼睛,有些生气。我的霉运貌似还在延续。